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冷氏网—中华冷氏宗亲网

著名明朝医、琴、书、画家冷谦

2012-5-9 23:52| 发布者: 冷云龙| 查看: 1425| 评论: 0|原作者: 冷家云龙

摘要: 明代武林(今浙江杭州)人。字启敬,号龙阳子。洪武初以善音律仕为太常协律郎。相传元末以满百岁,卒于明永乐年间。善养生。著《修龄要旨》,是明代一部内容丰富的气功与养生保健专书。有运动健身法,属坐功类,共八 ...

明代武林(今浙江杭州)人。字启敬,号龙阳子。洪武初以善音律仕为太常协律郎。相传元末以满百岁,卒于明永乐年间。善养生。著《修龄要旨》,是明代一部内容丰富的气功与养生保健专书。有运动健身法,属坐功类,共八段:一闭目冥心坐;二鸣天鼓;三撼天柱;四赤龙搅水津;五搓手热;六背摩后精门;七左右轱辘转;八攀足频。

个人简介

 冷谦为明初道士。生卒年不详。字启敬,或曰起敬,道号龙阳子。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或曰嘉兴(今浙江嘉兴市)人,或曰武陵(今湖南常德)人。道士行藏不详,现存记载仅见其从事音乐、绘画之事。《明史·乐志》载,吴元年(1364),明太祖"置太常司,其属有协律郎等官。元末有冷谦者,知音,善鼓瑟,以黄冠隐吴山(在今浙江杭州市)。召为协律郎,令协乐章声谱,俾乐生习之。……乃考正四庙雅乐,命谦较定音律及编钟、编罄等器,遂定乐舞之制"。是明代郊庙乐章的奠基者。曾著《太古遗音》琴谱一卷,宋濂为之作序,书已佚;又著《琴声十六法》,今存。是明初很有影响的音乐家。

  许多中国绘画史籍又记其为元、明大画家,且加以仙化。其中以明末清初人姜绍书所撰之《无声诗史》记载最详,其卷一谓:“仙人冷谦,字起敬,武陵人,道号龙阳子。洪武初以善音律仕为太常协律郎,盖百余龄矣,……(元)中统(1260~1263)初,与邢台刘秉忠从沙门海云游,书无不读,尤邃于《易》及邵氏《(皇极)经世》,天文、地理、律历、众技皆能通之。至元间,秉忠入拜太保,参中书事,君乃弃释业儒,游于霅川(今浙江吴兴县南),与赵子昂(孟頫)游四明卫王府,睹唐李将军画,忽发胸臆效之,不月余,山水、人物,悉臻其妙,……由此以丹青名于时。莅淮阳,遇异人,授中黄大丹,出示平叔(张伯端)《悟真》之旨,悟之如己作。至明百数十岁,绿鬓童颜,如方壮时。所画《蓬莱仙弈图》,尤为神物,图后有张三丰题识,二仙之迹,可称联璧。先生于永乐中有画鹤之诬,隐壁仙去。”清人徐沁《明画录》卷二《冷谦传》谓:“世传其化鹤入瓶,事甚诡异。”可见在明清时,人们对冷谦之绘事已有许多神异传说。所传张三丰对冷谦《蓬莱仙弈图》之题识,收入《道藏辑要》的清道士李西月重编之《张三丰真人全集》中有抄录,从中可以看出,时人对此题识已提出质疑。明清间传冷谦神异事甚多。

《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引《巳疟编》云:冷谦曾“遇异人传异术。有友人贫,不能自存,求济于谦。谦曰:‘吾指汝一所往焉,慎勿多取。’乃于壁间画一门,一鹤守之。令其人敲门,门忽自开,入其室,金宝充牣,盖朝廷内帑也。其人恣取以出。”后被查出,官差逮冷谦,谦隐身入瓶中。逮者“以瓶至御前,上问之,辄于瓶中应如响。上曰:‘汝出,朕不杀汝。’谦对:‘臣有罪不敢出。’上怒,击其瓶碎之,片片皆应,终不知所在”云云。

  冷谦:明代医家。字启敬,号龙阳子。武林(今浙江杭州)人。尝官至太常协律郎、效庙乐章等职。于养生术颇有研究,提出六字延年诀,即“嘘、泗、呵、吹、呼、嘻”,于调摄、养生、四季起居、自我按摩等方面,均有独到见解,所著《修龄要旨》,后辑入《颐身集》。 动健身法

属坐功类,共八段:一闭目冥心坐;二鸣天鼓;三撼天柱;四赤龙搅水津;五搓手热;六背摩后精门;七左右轱辘转;八攀足频。

养生十六字诀

他倡导的养生健身法简而实用,其中“长生十六字诀”,易学简明,后入学者多受益,至今被养生家所重视。 “长生十六字诀”,即“一吸便提,气气归脐,一提便咽,水火相见”。作者称其为“至简至易之妙诀也”。此十六字诀是水火相济 养生法。其养生理论是中医学上的肾命水火说。肾命水火说认为,命门的相火和真水,相互依赖,保持平衡状态,才有利于身体健康。“ 一吸便提(即提肛门),气气归脐”,就是用提肛导引之法,来补肾命火;“一提便咽”(即吞咽津液),以滋肾水,这样,肾命“水火相见”,如此导引补水配火,调补肾之阴阳,水火相济,使身体保持平衡状态。中医认为,人体阳气虚弱和阴精不足,是发生疾病和早衰的根本原因。如果一个人阳气不足,五脏六腑的功能就会减弱;如果阴精不足,五脏六腑就会枯竭,从而导致各种虚损病的发生。人到中年以后,身体各脏器功能逐渐减弱,容易发生阳气和阴精不足,注意温补阳气,滋补阴精尤为重要。冷谦“长生十六字诀”,即“一吸便提,气气归脐”,通过提肛导引,温补阳气,并以“一吸便咽”,补火配水,两者相互配合,补阳滋阴,使身体处于良好的平衡状态。 用现代医学观点分析,“长生十六字诀”是一种“提肛”和“吞咽津液”相结合的健身法。采用这种方法,一方面可以防治肛肠和泌 尿系统生理性老化,另一方面唾液中含有一种唾液腺激素,能促进细胞的生长和分裂,可延缓内脏器官功能的生理性衰退。“提肛”和“咽津液”巧妙配合,有利于强身长寿。 “长生十六字诀”具体做法较为简单,略得空闲,行住坐卧姿势均可。先平心静气,轻轻吐气三口,意一到处,便可行之。口中先须漱津三五次,舌搅上下腭,仍以舌抵上腭,满口津生,连津咽下,汩然有声。随于鼻中,吸清气一口,以意会及心目寂地,直送到腹部脐下一寸三分丹田元海中,略存一存,谓之一吸,随用下部,轻轻如忍便状(即提肛)以意力提使归脐,连及夹脊双关肾门一路提起,直至后顶至枕关,透入泥丸顶内(即脑海),其升而上之,亦不觉气之上出,谓之一呼,一呼一吸谓之一息……久久行之,祛病延年。

起居调摄法

◎ 平明睡觉,先醒心,后醒眼,两手搓热,熨眼数十遍,以睛左旋右转各九遍,闭住少顷,忽大睁开,却除风火。 ◎ 披衣坐起,叩齿集神,次鸣天鼓。依呵、呼、咽、吹、嘘、嘻六字诀,吐浊吸清,按五行相生,循序而行一周,散夜来蕴积邪气。 ◎ 随便导引,或进功夫,徐徐栉沐,饮食调和,面宜多擦,发宜多梳,目宜常运,耳宜常凝,齿宜常叩,口宜... 冷谦的起居调摄法 ◎ 平明睡觉,先醒心,后醒眼,两手搓热,熨眼数十遍,以睛左旋右转各九遍,闭住少顷,忽大睁开,却除风火。 ◎ 披衣坐起,叩齿集神,次鸣天鼓。依呵、呼、咽、吹、嘘、嘻六字诀,吐浊吸清,按五行相生,循序而行一周,散夜来蕴积邪气。 ◎ 随便导引,或进功夫,徐徐栉沐,饮食调和,面宜多擦,发宜多梳,目宜常运,耳宜常凝,齿宜常叩,口宜常闭,津宜常咽,气宜常提,心宜常静,神宜常存,背宜常暖,腹宜常摩,胸宜常护,囊宜常裹,言语常简默,皮肤宜常于沐。 ◎ 良饱徐行,摩脐擦背,使食下舒,方可就坐。饱食发痔,食后曲身而坐,必病中满。怒后勿食,食后勿怒。 ◎ 身体常欲小劳,流水不腐,户枢不朽,运动故也。勿得久劳,久行伤筋,久立伤骨,久坐伤肉,久卧伤气,久视伤神,久听伤精。 ◎ 忍小便膝冷成淋,忍大便乃成气痔,著湿衣汗衣令人生疮。 ◎ 夜膳勿饱,饮酒勿醉,醉后勿饮冷,饱余勿便卧。头勿受北卧,头边勿安火炉。 ◎ 切忌子后行房,阳方生而顿灭之,一度伤于百度,大怒交合成痈疽。疲劳入房,虚损少子。独犯阴阳禁忌,不惟父母受伤,生子亦不仁不孝。 ◎ 临睡时,调息咽津,叩齿鸣天鼓,先睡眼,后睡心,侧曲而卧,觉直而伸,昼夜起居,乐在其中矣。(《修龄要旨》据《颐身集》节选)

《琴声十六法》

 一曰轻 不轻不重者。中和之音也。起调当以中为主。而轻重持损益之则。其趣自生。盖音之轻处最难。力有未到。则浮而不实。晦而不明。虽轻亦不佳。惟轻之中。不爽清实。而一丝一忽。指到音绽。幽趣无限。乃有一节一句之轻。有间杂高下之轻。种种意趣。皆贵於清实中得之。 二曰松 松。即吟猱妙处。宛转动荡。无滞无碍。不促不慢。以至恰好。谓之松。吟猱之巨细缓急。俱有松处。故琴之妙在取音。取音宛转则情联。松活则意畅。其趣如水之与澜。其体如珠之走盘。其声如哦咏之有韵。可以名其松。 三曰脆 脆者健也。於冲和大雅中。健其两手。而音不至於滞。两手皆有脆音。第藏不见。出之不易。右手靠弦。则音滞而木。故曰。指必甲尖。弦必悬落。在指不劲。则音胶而格。故曰。声如金石。动如风发。要知脆处。即指之灵处。指之灵。自出於健。而指之健。又出於腕。腕中之力既到。则为坚脆。然后识滞气之在弦。不为知音厌听。 四曰滑 滑者溜也。又涩之反也。音当欲涩。而指当欲滑。音本喜慢。而缓缓出之。若流泉之鸣咽。时滴滴不已。故曰涩。指取走弦而滞则不灵。乃往来之鼓动。如风发发。故曰滑。然指之运用。固贵其滑。而亦有时乎贵留。盖其留者。即滑中之安顿处也。故有涩不可无滑。有滑不可无留。意有在耳。 五曰高 高与古似。而实与高异。古以韵发。高以调裁。指下既静既清。而又得能高调。则音意始臻微妙。故其为宁谧也。若深渊之不可测。若乔岳之不可望。其为流逝也。若江河之欲无尽。若三籁之欲无声。 六曰洁 欲修妙音者。必先修妙指。修指之道。从有而无。因多而寡。一尘不染。一垢弗缁。止於至洁之地。而人不知其解。指既修洁。则音愈希。音愈希。则意趣愈永。吾故曰。欲修妙音者。必先修妙指。欲修妙指者。又必先自修洁始。 七曰清 清者。音之主宰。地僻则清。心静则清。气肃则清。琴实则清。弦洁则清。必使群清咸集。而后可求之指上。两手如鸾凤和鸣。不染丝毫浊气。厝指如击金戛石。缓急绝无客声。试一听之。则澄然秋潭。皎然月洁。湱然山涛。幽然谷应。真令人心骨俱冷。体气欲仙。 八曰虚 抚琴著实处。亦有何难。独难於得虚。然指动而求声。乌乎虚。余则曰。政在声中求耳。声厉则知躁。声粗则知浊。声静则知虚。此审音之道也。盖其下指功夫。一在调气。一在淘洗。调气则心自静。淘洗则声自虚。故虽急而不乱。多而不繁。深渊自居。清光发外。高山流水。於此可以神会。 九曰幽 音有幽度。始称琴品。品系乎人。幽繇於内。故高雅之士。动操便有幽韵。洵知幽之在指。无论缓急。悉能安闲自如。风度盎溢。纤尘无染。足觇潇洒胸次。指下自然写出一段风情。所谓得之心。而应之手。听其音而得其人。此幽之所以微妙也。 十曰奇 音有奇特处。乃在呤逗间。指下取之。当如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令人流连不尽。应接不暇。至於章句顿挫。曲折之际。尤不可轻易草草放过。定有一段情绪。又如山随人面转。字字摹神。方知奇妙。 十一曰古 琴学祗有二途。非从古。则从时。兹虽古乐久淹。而仿佛其意。则自和澹中来。故下指不落时调。便有羲皇气象。宽大纯朴。落落弦中。不事小巧。宛然深山邃谷。老木寒泉。风声簌簌。顿令人起道心。绝非世所见闻者。是以名其古音。 十二曰澹 时师欲人耳。必作媚音。殊伤大雅。第不知琴音本澹。而吾复调之以澹。故众人所不解。惟澹何居。吾爱此情。不奓不竞。吾爱此味。如雪如冰。吾爱此响。松之风。而竹之雨。涧之滴。而波之涛也。故善知音者。始可与言澹。 十三曰中 乐有中声。惟琴固然。自古音淹没。攘臂弦索。而捧耳於琴者。比比矣。即有继空谷之声。未免郢人寡合。不知喜工柔媚则偏。落指重浊则偏。性好炎闹则偏。发声局促则偏。取音粗厉则偏。入弦仓卒则偏。气质浮躁则偏,矫其偏。归於全。祛其倚。习於正。斯得中之传。 十四曰和 和为五音之本。无过不及之谓也。当调之在弦。审之在指。辨之在音。弦有性。顺则协。逆则矫。往来鼓动。有如胶漆。则弦与指和。音有律。或在徽。或不在徽。俱有分数以位其音。要使婉婉成吟。丝丝叶韵。以得其曲之情。则指与音和。音有意。意动音随。则众妙归。故重而不虚。轻而不浮。疾而不促。缓而不弛。若吟若猱。圆而不俗。以绰经注。正而不差。迂回曲折。联而无间。抑扬起伏。断而复连。则音与意和。因之神闲气逸。指与弦化。自得浑合无迹。吾是以和其太和。 十五曰疾 指法有徐则有疾。然徐为疾之纲。疾为徐之应。尝相错间。故句中借速以落迟。或句完迟老以速接。又有二法。小速微快。要以紧。递指不伤疾中之雅度。而随有行云流水之趣。大速贵急。务使急而不乱。依然安闲之气象。而泻出崩崖飞瀑之声。是故疾以意用。更以意神。 十六曰徐 古人以琴涵养性情。故名其声曰希。尝於徐徐得之。音生于指。优游弦上。节其气候。候至而下以叶厥律。或章句舒徐。或缓急相间。或断而复续。或续而复断。因候制宜。自然调古声希。渐入渊微。严道彻诗。几回拈出阳春调。月满四楼下指迟。其於徐意。大有得也。

----------------------------------

常德历史人物冷谦

冷谦,生卒年不详,武陵人。字启敬,号龙阳子。初为僧人,但非常博学,精通《易经》,尤其是对邵雍的先天象数学有很深的研究,对于天文、地理、律历以至方书百家的学问也都. 非常熟悉。他与当时辞官隐居武安山为僧的刘秉忠以及海云禅师等人是至交好友,经常在一起云游。元朝中统初年,元世祖召见海云禅师,冷谦与刘秉忠被邀同往。刘秉忠因召对称旨,被留藩邸。至元初,秉忠拜太保,参领中书省事。冷谦与刘秉忠一样还俗,从事儒业。他在浙江省的雪溪居住时,与赵孟频到曾经被宋理宗封为会稽郡王的宰相史弥远家游览,发现唐开元时的武卫士将军李思训的一幅山水画,非常羡慕,决意描摹。不出月余,所画山水酷似原作,几乎可以乱真。其笔法傅彩,比原作更加纤细,神奇幻出。从此,冷谦以擅长丹青名噪当时。冷谦居淮阴,遇到一位道士,向他传授中黄大丹,并出示张伯端的《悟真》一书。冷谦阅后,深悟其旨,视同己出。从此冷谦又以黄冠名世。至正末年,冷谦年近百岁,鹤发童颜,隐居吴山,仍能为人采药治病。明朝建立,太祖朱元璋锐志雅乐,得知冷谦“知音,善鼓瑟”,召来朝廷,与陶凯等人“相与究切厘定”。并设太常司,属下有协律郎等官职,冷谦被授太常博士,领协律郎职负责考定乐律。关于冷谦去世有传奇色彩:传说他遭“画鹤之诬,隐壁仙逝”。可能是蒙受文字之狱而治罪身亡的。冷谦著有《太古遗音》琴谱一传,已佚;又著《琴声十六法》,今存。尚存的传世名画有《蓬莱仙弈图》,图后有张三丰题识;《白岳图》,图上有作者题诗并记和刘基的诗、张居正的赞。《白岳图》在常德新修的(常德市志)上有记载。

冷谦为明朝山海关将军的分析

旧家谱载冷谦为三海关将军。极不可能,因为谦祖年已老矣,已有一百多岁。(明末女将军秦良玉镇守过山海关有记载,冷谦没有记载。)山海关,又称“榆关”,位于秦皇岛市东北15公里,山海关是秦皇岛市的一个辖区。明朝洪武十四年(1381年),中山王徐达奉命修永平、界岭等关,在此地创建山海关,因其北倚燕山,南连渤海,故得名山海关。据史料记载,山海关自1381年建关设卫,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自古即为我国的军事重镇。1353年,徐达在元朝末年农民起义的浪潮中,加入郭子兴的起义军队伍,隶属朱元璋部。他随朱元璋渡过长江,攻克采石,打下集庆(今南京),辅佐朱元璋创建政权。后来奉命以大将军身份领兵攻取镇江,因功被授以淮兴翼统军元帅。1357年,他率兵东进,克常州、取常熟、江阴等地,屡次打败张士诚的部队,成功地阻止了张士诚军的西进。次年,奉命留守应天(今南京),升为奉国上将军、同知枢密院事。1360年五月,徐达与中翼大元帅常遇春在九华山下设伏,斩俘陈友谅万余人。后来又随从朱元璋设伏应天城下,再次大败陈友谅军,俘获7000余人。第二年,在攻打江州(今江西九江)战役中,身先士卒,率师猛攻,迫使陈友谅退兵武昌,并领军追至汉阳,战后因功升为中书右丞相。1363年秋,在鄱阳湖大败陈友谅,次年,官升左相国。1367年,以大将军衔率师出征,按照朱元璋先克淮东、再占浙西、后破平江(今江苏苏州)的军事方略,进攻张士诚,攻克泰州。次年攻取高邮、淮安、兴化(今均属江苏)等地,彻底占领淮东之地,接着占领浙西,连战皆捷。1369年九月,攻陷平江,俘获张士诚及其将士25万余人,再次因功封为信国公。同年十月,徐达被朱元璋任命为征虏大将军,同副将常遇春率师二十五万开始北伐,不久攻取山东,随即占领河南,然后很快挥军攻下大都(今北京),改名北平,宣布了元朝的灭亡。嘉靖年间的《山海关志》里面记载说:“国朝洪武十四年,创建城池关隘,名山海关。”为了表彰徐达的显赫战功以及他修筑山海关的功劳,明景泰五年(1454年),朝廷下令在山海关城内为徐达立庙祭祀,成化七年(1471年)建成,所建之庙叫显功庙,又称太傅庙、徐达庙,由内阁大学士商辂撰《显功庙记》,勒石立碑。

汉寿三奇人

湖南常德汉寿虽然是洞庭湖边的一个小县,但人杰地灵,这里不仅是屈原的故里,而且是出奇人的地方,古代有冷谦、曹宗先,当代有侯希贵,都是闻名遐迩的人物。

冷谦,字启敬,号龙阳子,元代和明朝初年人。他开始的身份是当和尚,与当时还是和尚、后来成为元朝开国元勋的刘秉忠是兄弟,与高僧、临济宗的传人海云禅师是朋友。冷谦早年在浙江活动,后和刘秉忠到山西大同,居南堂寺。1242年,元世祖忽必烈诏海云赴漠北,路经大同时邀刘秉忠和冷谦同往。三人以博学多能,被留在王府,冷谦和刘秉忠同时还俗,操儒业。刘秉忠用为中书平章事,即宰相;冷谦则做文人的事。他与赵孟頫成了好朋友,在浙江霅川,两人游四明卫王府,参观青绿山水画家李思训的画,“忽发胸臆效之”,即突发奇想,要仿效学习,冷谦悟性高,不多久,他摹绘几乎可以乱真,并有所发展。冷谦成了中国名画家,至今传世的作品有《蓬莱仙奕图》和《白岳图》。

冷谦年岁大了,他又转为道士。史书说他在河南淮阳遇到一位“异人”,向他传授“中黄大丹”,并且把北宋金丹派南宗五祖张伯端的内丹术著作《悟真》送给他阅读。从此冷谦又成了著名道士。明朝初年,冷谦以道士身份隐居吴山。明太祖听说他知音乐,善鼓瑟,诏为朝廷的协律郎,帮助朝廷制定高雅的音乐,编排乐舞之制。冷谦写了两部音乐著作,一部《太古遗音琴谱》,宋濂作序,已佚;一部《琴声十六法》,今存。

冷谦晚年习炼丹术,著作有《修龄要旨》,专讲祛病健身的,至今还有指导意义。如其中的《导引却病歌诀》,在导引术中就很著名。导引术,就是现在讲的按摩,冷谦是最早的按摩大师!《却病八则》是讲按摩的八种方法,包括“平坐”、“临卧坐床”、“手捏两肩”、“并足壁立”、“静坐闭息”、“覆卧去枕”等,操作性强。如“平坐,以一手握脚指,以一手擦足心赤肉。不计数目,以热为度,即将脚指略略转动,左右两足心更换握擦,倦则少歇。或令人擦之,终不若子擦为佳。此名擦涌泉穴,能除湿气,固真元。”他还写了一首《四季却病歌》,录此:

春嘘明目木扶肝,夏至呵心火自闲。

秋四定收金润肺,肾吹惟要坎中安。

三焦嘻却除烦热,四季长呼脾化餐。

切忌出声闻口耳,其功尤胜保神丹。

冷谦生卒不详,但记载他最早的活动在公元1242年,最后有记载的活动已经到明成祖永乐年间,即使是永乐元年,也是公元1403年,这样算来,他有文字记载的活动时间是161年。冷谦去世也传奇色彩很浓,《神异典》和《楚宝》有记载,大体说:冷谦有一个朋友,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向他求助。冷谦说:“我告诉你一个藏宝的地方,但千万不能多拿啊,够生活就行了。”朋友答应了。于是,冷谦就在墙壁上画了一张门,并画一只白鹤在门边把守。画好后,叫朋友敲门。门忽然打开,朋友走进室内,里面堆满了金银财宝,原来这里是朝廷的金库。友人还哪里记得冷谦的话,放肆捞了一把。事情败露,金库失窃,追查到冷谦。皇帝大怒,派人捉拿冷谦。冷谦不仅没逃,还很配合,说“我能遁能飞,一般的刑具奈何不了我,要把我装“瓮”(大缸),并且封盖,我才跑不掉。”抓捕的人就照着做,冷谦主动“入瓮”。他一只脚先进去,然后端端正正坐在缸里。缸放在庭院里。等第二天押解,看缸里,空的,冷谦不知去向。捕吏慌了,连声呼喊,冷谦在缸里答应。捕吏把缸抬进金銮殿,禀告逮捕冷谦的情况。皇帝喊冷谦,果然在缸里答应。皇帝说:“朕赦免你,你出来见朕。”冷谦坚持说:“臣有罪,不敢出!”皇帝大怒,命令左右把瓮砸碎,里面没有人,而对着被砸碎的碎片呼喊,片片都有冷谦回答。

浙江嘉兴有冷仙亭

浙江嘉兴有冷仙亭。康熙《嘉兴府志》(吴永芳修)载:“明冷谦,字启敬。武陵人。侨居嘉兴春波门内。洪武初,为协律郎,郊庙乐章多其所撰。有友贫不能自存。谦于壁间画一门,命其友入恣取金玉,以出不觉遗其引。他日,内库失金,守藏吏持引姓名迹捕之,因并执谦。谦渴求饮。拘者以瓶汲水与之。谦且饮,随以足插入瓶中,其身渐隐。拘者惶急。谦曰无害第持,持瓶至御前,拘者如其言。上曰:何不出?谦曰:臣有罪,不敢出。上屡呼之,辄应而不出。上怒,击碎之。片片借应。竟不知所在。后人于蜀中见之,谦仙去。府治东北碧漪坊建祠祀之。里人祷梦多验。明季,楚中傅如为末第时,辄梦谦,通名适之。崇祯甲戌任秀水令始悟。为葺冷仙亭。郡人曹溶以诗纪其事。”

冷谦的幻术
  冷谦(公元十四世纪)又称冷仙,经历了三个朝代的老寿星。杭州人冷谦,字启敬,擅长幻术。他在家也不干别的营生,用泥巴做成铁钉卖,销量很好,聊以过活,日子也算有滋有味怡然自得。明太祖洪武初年(1368年),朱元璋平定天下之后,想修订乐谱制定礼乐,以此粉饰太平,听说冷谦精通音律,就把他征召入京,封为太常寺协律郎,主管音律考订。冷谦干了没多久,就觉得很没意思,就借故辞官了。他在南京时,老家来了一位小吏,到冷谦这儿哭穷,说自己如何如何惨如何如何穷困潦倒,想请冷谦用幻术帮助他。冷谦用手在墙壁上画了一栋房子,对他说:“别害怕,用头使劲撞,撞进去之后就是一座宝库,想拿什么拿什么吧!不过,千万别贪心,你就两只手,拿点够活命就行了。”
小吏高兴坏了,真的硬着头皮上,果然撞了进去,里边豁然开朗,真的是一座宝库,金银珠宝应有尽有,看得他眼花缭乱,却也只能用双手拿了几件宝贝出来,换了不少银子。
人永远是贪婪的,这世上从没有嫌自己钱多的人。小吏自从那次撞墙进入宝库拿了东西之后,就难以自拔了。于是,他叫来身强力壮的仆人,跟他一块去撞墙取宝贝。不料,在取宝贝的时候,仆人把路引不小心丢在宝库中。第二天,皇宫内库被发现失窃财物,皇帝震怒,下令彻查。很快就发现了宝库地上遗留下来的路引,姓名地址一应俱全。衙差按图索骥,很快捉到那个仆人。仆人大呼冤枉,直接招供自己的主人。小吏随即落网,顺藤摸瓜,终于查到了始作俑者——冷谦。朱元璋大怒,喝道:“有官不做偏去做贼,会点法术了不起吗?给我抓回来!”锦衣卫出动雷厉风行,冷谦很快被缚。一行人走到龙湾的时候,冷谦不禁潸然泪下,不无感触地对押送自己的锦衣卫说道:“哎,南京城近在咫尺了,皇上怒了,看来这回我是活不成了。好歹我在京城做过官,跟弟兄们也算有几面之缘,我快完蛋了,请哥儿几个受累,给我松松绑,再买些酒来,算是为我送行吧!”当时明朝初年,天下粗定,锦衣卫这个部门也刚刚成立,还都有点人性,冷谦这么一说,搞得大伙都有点伤感,就帮他松绑,买来一大瓮酒来,一起痛饮。酒快喝光了,冷谦盯着酒瓮看了良久,忽然跳了进去,就消失了。锦衣卫急坏了,惊慌失措,觉得不好交差,就把酒瓮封了,抬到皇宫听朱元璋发落。朱元璋问明情况,很生气,对着酒瓮喝道:“冷谦,快给我出来!”酒瓮发出声音:“我不出去!说不出去就不出去!”朱元璋:“你不出来我把你摔碎了,让你碎尸万段!”酒瓮:“皇上啊,你太狠了,我偏不出来!”朱元璋急了,一挽袖子冲上前去,拎起酒瓮就往地上摔,酒瓮被摔得粉碎。朱元璋命令宫人打扫,把碎片分成很多份儿,分别拿到各处,但只要有人呼唤冷谦,都能应答。朱元璋很是惊骇,就下令将酒瓮复原,悄悄埋到宫外了事。
还有传言说,冷谦在被锦衣卫捕获之后,剪了一只纸鹤飞走了,在瓮中答话的异人是另一个江湖术士刘月林,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明都穆《都公谈纂》。

冷谦的起居调摄法
平明睡觉,先醒心,后醒眼,两手搓热,熨眼数十遍,以睛左旋右转各九遍,闭住少顷,忽大睁开,却除风火。 披衣坐起,叩齿集神,次鸣天鼓。依呵、呼、咽、吹、嘘、嘻六字诀,吐浊吸清,按五行相生,循序而行一周,散夜来蕴积邪气。 随便导引,或进功夫,徐徐栉沐,饮食调和,面宜多擦,发宜多梳,目宜常运,耳宜常凝,齿宜常叩,口宜常闭,津宜常咽,气宜常提,心宜常静,神宜常存,背宜常暖,腹宜常摩,胸宜常护,囊宜常裹,言语常简默,皮肤宜常于沐。 良饱徐行,摩脐擦背,使食下舒,方可就坐。饱食发痔,食后曲身而坐,必病中满。怒后勿食,食后勿怒。 身体常欲小劳,流水不腐,户枢不朽,运动故也。勿得久劳,久行伤筋,久立伤骨,久坐伤肉,久卧伤气,久视伤神,久听伤精。 忍小便膝冷成淋,忍大便乃成气痔,著湿衣汗衣令人生疮。 夜膳勿饱,饮酒勿醉,醉后勿饮冷,饱余勿便卧。头勿受北卧,头边勿安火炉。 切忌子后行房,阳方生而顿灭之,一度伤于百度,大怒交合成痈疽。疲劳入房,虚损少子。独犯阴阳禁忌,不惟父母受伤,生子亦不仁不孝。 临睡时,调息咽津,叩齿鸣天鼓,先睡眼,后睡心,侧曲而卧,觉直而伸,昼夜起居,乐在其中矣。(《修龄要旨》据《颐身集》节选)

冷谦的去病歌诀

书中经典语:“面宜常擦,发宜多梳,目宜常运,耳宜常凝,齿宜常叩,口宜常闭,津宜常咽,气宜常提,心宜常静,神宜常存,背宜常暖,胸宜常护,囊宜常裹,言语宜常简默,皮肤宜常干沐。” 明代的冷谦是位颇具传奇的人物,其字启敬,号龙阳子,精音律,擅绘画,取法北宗作金碧山水。最传奇的是,他享寿150岁以上,是名副其实的寿星。他创作的“导引却病歌诀”和十六常宜,从明至清反复被养生书籍引用,更重要的是,他的这些养生法“至简至易”,略得空闲便可行之,均可不妨其业务,按当今说法,在工作间隙,在行走坐卧中都能“练”。冷谦的“导引却病歌诀”是书中的一个章节,用五言诗的形式逐句解读,为阅读方便将这“却病歌”录于下:水潮(指唾液)除后患,起火(指人的阳火)得长安。梦失(指梦遗)封金匮,形衰守玉关。鼓呵(指深呼吸)消积聚,兜礼(指盘腿打坐)治伤寒。叩齿牙无疾,升观鬓不斑。运睛除眼翳,掩耳去头旋。托踏(指双手上托,两脚前踏)应轻骨,搓涂自美颜,闭摩通滞气,凝抱固丹田。淡食能多补,无心得大还。共16句,每句五字都讲养生除病的方法,除了其中一些吐纳行气之法有些难掌握外,大多是简便易行的办法,像叩齿是许多养生书提的事,每早晨睡醒叩齿36下,凡小便时闭口咬紧牙,解毕方开,可保人齿无疾。再如运睛和掩耳,是让人早晨起床时静坐片刻,微闭双眼将眼珠轮转14圈,同时告诫人忌色欲,能去除视物的模糊昏暗,用两手掩耳再摇头五至七次,可以去风邪防中风等。
还有“搓涂自美颜”是比被动涂抹化妆品更佳的美容术。他认为面容憔悴是心思劳碌太过。清晨应静坐闭目凝神存养。再把两手搓热用手拂面。他还提出用搅动舌头口中的唾液涂在脸上,“搓拂数次”,其效果是:“‘行之半月’,则皮肤光润,容颜悦泽,大过寻常矣。”倘若有此良效,大概胜过任何护肤品了。另外还谈到“淡食能多补”这一概念。他特别解释说,五味之于五脏,各有所宜。过多必损人,但若弃绝五味也伤人。这里强调的淡,是相对而言,凡口味都淡一点是益人的,作者故有诗告诫云:“厚味伤人无所知,能甘淡薄是吾师。三千功行从兹始,天鉴行藏信有之。”冷谦不愧是养生的践行者,他讲的看似肤浅,其中蕴含诸多理趣,不妨念而诵之,恒而行之。

冷谦养生十六字诀:

冷谦逾百岁身犹健,颜如童孩,高寿一百五十多岁。他倡导的养生健身法简单而实用。其中“长生十六字诀”简明易学,学者多受益,至今被养生家所重视。“长生十六字诀”,即“一吸便提,气气归脐,一提便咽,水火相见。”作者称其为“至简至易之妙诀也。”此十六字诀是水火相济养生法。其养生理论是中医学上的肾命水火说。“一吸便提(即提肛门),气气归脐”,就是用 提肛导引之法,来补肾命火;“一提便咽”(即吞咽津液),以滋肾水,这样,肾命“水火相见”,如此导引补水配火,调补肾之阴阳,水火相济,使身体保持平衡状态。现代医学认为,“长生十六字诀”是一种“提肛”和“吞咽津液”相结合的健身法。采用这种方法,一方面可以防治肛肠和泌尿系统生理性老化和疾病预防;另一方面唾液中含有一种唾液腺激素,能促进细胞的生长和分裂,可延缓内脏器官功能的生理性衰退。“提肛”和“咽津液”巧妙配合,有利于强身长寿。“长生十六字诀”具体做法较为简单,略得空闲,行坐卧姿势均可。先平心静气,轻轻吐气三口,意一到处,便可行之。口中先须漱津三五次,舌搅上下腭,仍以舌抵上腭,满口津生,连津咽下,汩然有声。随于鼻中,吸清气一口,以意会及心目寂地,直送到腹部脐下一寸三分丹田元梅中,略存一存,谓之一吸。随用下部,轻轻如忍便状(即提肛)以意力提使归脐,连及夹脊双关肾门一路提起,直至后顶至枕关,透入泥丸顶内(即脑海),其升而上之,亦不觉气之上出,谓之一呼,一呼一吸谓之一息……久久行之,祛病延年。

冷谦启敬著《修龄要指》

四时调摄: 春三月,此谓发陈,夜卧早起,节情欲以葆生生之气。少饮酒以防逆上之火。肝旺脾衰,减酸增甘。肝藏魂,性仁,属木,味酸,形如悬匏,有七叶,少近心,左三叶,右四叶。著于内为筋,见于外为爪,以目为户,以胆为腑,故食辛多则伤肝,。用嘘字导引,以两手相重接肩上,徐徐缓缓身左右各三遍。叉可正坐,两手相叉,翻覆向胸三、五遍。此能去肝家积聚风邪毒气,不令发作。一春早暮须念念为之,不可懈惰使一暴十寒,方可成效。正月,肾气受病,肺脏气微,减咸酸,增辛辣,助肾补肺,安养胃气。衣宜下厚而上薄。勿骤脱衣,勿令犯风,防夏餐雪。二月,肾气微,肝正旺,戒酸增辛,助肾补肝。衣宜暖,令得微汗,以散去冬伏邪。三月,肾气以息,心气渐临,木气正旺,减甘增辛,补精益气。勿处湿地,勿露体三光下。胆附肝短叶下,外应瞳神鼻柱间。导引,可正坐,合两脚掌,昂头以两手挽脚腕起,摇动为之三、五度。亦可大坐,以两手着地举身,努力腰脊三、五度,能去胆家风毒邪气。夏三月,此谓蕃秀,夜卧早起,伏阴在内,宜戒生冷;神气散越,宜远房室;勿暴怒,勿当风,防秋为疟;勿昼卧,勿引饮,主招百病。心旺肺衰,减苦增辛。心藏神,性礼,属火,味苦,形如倒悬莲蕊。著于内为脉,见于外者为色,以舌为户,以小肠为腑,故食咸则伤心。治心用呵字导引,可正坐,两手作拳用力,左右互相虚筑五、六度。又以一手按月比土(月字旁,右边上比下土),一手向上,拓空如擎石米之重,左右更手行之。又以两手交叉,以脚踏手中各五六度,间气为之,去心胸风邪诸病。行之良久,闭目三咽津,叩齿三通而止。四月,肝脏已病,心脏渐壮,增酸减苦,补肾助肝,调养胃气。为纯阳之月,忌入房。五月,肝气休,心正旺,减酸增苦,益肝补肾,固密精气,早卧早起,名为毒月。君子斋戒,薄滋味,节嗜欲,梅雨湿蒸,宜烘燥衣,时焚苍术,常擦涌泉穴,以袜护足。六月,肝弱脾旺,节约饮食,远避声色。阴气内伏,暑毒外蒸,勿濯冷,勿当风,夜勿纳凉,卧勿摇扇,腹护单衾,食必温暖。脾藏意,性信,属土,味甘,形如刀镰。著于内者为脏,见于外者为肉,以唇为户,以胃为腑,故食酸多则伤脾。旺于四季末各十八日,呼吸槖籥,调和水火,会合三家,发生万物全赖脾土,脾健则身无疾。治脾用呼字导引,可大坐,伸一脚,屈一脚,以两手向后及掣三五度。又跪坐,以两手据地,回头用力作虎视各三五度,能去脾家积聚风邪毒气,又能消食。秋三月,此谓容平,早卧早起,收敛神气,禁吐禁汗,肺旺肝衰,减辛增酸。肺藏魄,性义,属金,味辛,形如悬罄,名为华盖,六叶两耳,总计八叶。著于内为肤,见于外者为皮毛,以鼻为户,以大肠为腑,故食苦多则伤肺。治肺用呬字导引,可正坐,以两手据地,缩身曲脊,向上三举,去肺家风邪积劳。又当反拳槌背上,左右各槌三度,去胸臆间风毒闭气。为之良久,闭目咽液,叩齿而起。七月,肝心少气,肺脏独旺,减咸减辛助气补筋以养脾胃。安静性情,毋冒极热,须要爽气,足与脑宜微凉。八月,心脏气微,肺金用事,减苦增辛助筋补血,以养心肝脾胃。勿食姜,勿沾秋露。九月,阳气已衰,阴气太盛,减苦增甘补肝益肾助脾胃。勿冒暴风,恣醉饱。冬三月,此谓闭藏,早卧晚起,暖足凉脑,曝背避寒,勿令汗出。目勿近火,足宜常濯。肾旺心衰,减咸增苦。肾藏志,性智,属水,味咸。左为肾,右为命门,生对脐,附腰脊。著于内者为骨,见于外者为齿,以耳为户,以膀胱为腑,故食甘多则伤肾。治肾用吹字导引,可正坐,以两手耸托,左右引胁三五度;又将手反著膝挽肘,左右同捩(扭转)身三五度,以足前后踏,左右各数十度,能去腰肾风邪积聚。十月,心肺气弱,肾气强盛,减辛苦以养肾气,为纯阴之月,一岁发育之功,实胚胎于此。大忌入房。十一月,肾藏正旺,心肺衰微,增苦减咸补理肺胃。一阳方生,远帷幙,省言语。十二月,土旺,水气不行,减甘增苦,补心助肺调理肾气。勿冒霜雪,禁疲劳,防汗出。

延年六字总诀: 用此六字以导六气,加以形势方能引经,行时须口吐鼻吸,耳不闻声乃得。肝若嘘时目瞪睛,肺和呬字手双擎,心呵顶上连叉手,吹字抱取膝头平,脾病呼时须撮口,三焦客热卧嘻宁。(简述六字配合六种动作大概)嘘肝气诀,肝主龙涂位号心,病来还觉好酸辛,眼中赤色兼多泪,嘘之立去病如神。呬肺气诀,呬呬数多作生涎,脑膈烦满上焦痰,若有肺病急须呬,用来目下自安然。呵心气诀,心源烦躁急须呵,此法通神更莫过,喉内口疮并热痛,依之目下便安和。吹肾气诀,肾为水病主生门,有病尩羸气色昏,眉蹙耳鸣兼黑瘦,吹之邪妄立逃奔。呼脾气诀,脾宫属土号太仓,痰病行之胜药方,泻痢肠鸣并吐水,急调呼字免成殃。嘻三焦诀,三焦有病急须嘻,古圣留言最上医,若或通行土壅塞,不因此法又何知。(顺口溜编的不怎么样。看来气功师当医生再兼诗人也是不容易的)

四季却病歌:春嘘明目木扶肝,夏至呵心火自闲,秋呬定收金肺润,吹肾惟要坎中安,焦嘻却除烦热,四季长呼脾化餐,切忌出声闻口耳,其功尤胜保神丹。

长生一十六字诀:一吸便提,气气归脐,一提便咽,水火相见。右十六字,仙家名曰十六锭金,乃至简至易之妙诀也。无分于在官不妨政事,在俗不误家务,在士商不妨大业。只于二六时中,略得空闲,及行住坐卧,意一到处,便可行之。口中先须漱津三五次,舌搅上下鄂,仍以舌抵上颚,满口津生,连津咽下,汩然有声。随于鼻中,吸清气一口,以意会及心目寂地,直送至腹脐下一寸三分丹田元海之中,略存一存,谓之一吸;随用下部,轻轻如忍便状,以意力提起使归脐,连及夹脊双关肾门一路提上,直至后顶玉枕关,透入泥丸顶内,其升而上之,亦不觉气之上出,为之一呼。一呼一吸,谓之一息,无既上升,随又似前,汩然有声,咽下,鼻吸清气,送至丹田,稍存一存,又自下部轻轻提上,与脐相接而上,所谓气气归脐寿与天齐矣。凡咽下口中有液愈妙,无液亦要汩然有声。咽之如是一咽一提,或三五口,或七九,或十二,或二十四口。要行即行,要止即止,只要不忘作为,正事不使间断,方为精进。如有疯疾,见效尤速,久久行之,却病延年,形体变,百疾不作,自然不饥不渴,安健胜常。行之一年,永绝感冒痞积逆滞不和,痈疽疮毒等疾,耳目聪明,心力强记,宿疾俱瘳,长生可望。如亲房事欲泄未泄之时,亦能此提呼咽吸,运而使之归于元海,把牢春汛,不放飞龙,甚有益处。所谓造化吾手,宇宙吾心,妙莫能述。Y 十六段锦法:庄子曰:吹嘘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法,养形之秘,彭祖寿考之所由也。其法自修养家所谈,无虑数百端,今取其要约切当者十六,修参之诸论,大概备矣。凡行导引,常以夜半及平旦将起之时,此时气清腹虚,行之益人。先闭目卧固,冥心端坐,叩齿三十六通,即以两手抱项,左右宛转二十四,以去两胁积聚风邪;复以两手相叉,虚空托天,按项二十四,以除去胸膈邪气;复以两手掩两耳,却以第二指压第三指弹击脑后二十四,以除风池邪气;复以两手相提,按左膝左捩,按右膝右捩身二十四,以去肝家风邪;复以两手一向前一向后,如挽五石弓状,以去臂掖积邪;复大坐展两手扭项,左右反顾,肩膊随转二十四,以去脾家积邪;复两手握固,并柱两肋,摆撼两肩二十四,以去腰肋间风邪;复以两手交捶臂,及膊上连腰股各二十四,以去四肢胸臆之邪;复大坐斜身偏倚,两手齐向上,如排天状二十四,以去肺间积邪;复大坐伸脚,以两手向前,,低头扳脚十二次,却钩所伸脚屈在膝上,按摩二十四,以去心包络邪气;复以两手据地,缩身曲脊,向上十三举,以去心肝中积邪;复起立据状,扳身向背后,视左右二十四,以去肾间风邪;复起立齐行,两手握固,左足前踏,左手摆向前,右手摆向后;右足踏前,右手摆向前,左手摆向后二十四,去两肩之邪;复以手向背上相捉,低身徐徐宛转二十四,以去两胁之邪;复以足扭而行前数十步,复高坐伸脚,将两足扭向内,复向外各二十四,以去两足及两腿间风邪;复端坐闭目,握固冥心,以舌抵上颚,搅取津液满口,漱三十六次,作汩汩声咽之,复闭息想丹田火自下而上,烧遍身体内外,热蒸乃止。能日行一二遍,久久身轻体健,百病皆除,走及奔马不复疲乏矣。八段锦法,闭目冥心坐,冥心盘趺而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 两手抱昆仑;叉两手向项后,数九息勿令耳闻,自此以后出入息,皆不可使耳闻。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移两手心,掩两耳,先以第二指压中指,弹击脑后,左右各二十四次。微摆撼天柱,摇头,左右顾肩膊转,随动二十四次,先须握固。赤龙搅水津;赤龙者舌也,以舌搅口齿并左右颊,待津液生而咽。漱津三十六,一云鼓漱。神水满口匀,一口分三咽,所漱津液分作三口,作汩汩声而咽之。龙行虎自奔;液为龙,气为虎。闭气搓手热,以鼻引清气,闭之少顷,搓手急数,令极热,鼻中徐徐乃放气出。背摩后精门,精门者,腰后外肾也,合手心摩毕,收手握固。尽此一口气,再闭气也。想火烧脐轮。闭口鼻之气,想用心火下烧丹田,觉极热,即用后法。左右辘轳转,俯首摆撼两肩三十六,想火自丹田透双关,入脑户,鼻引清气,闭少顷间。两脚放舒伸。放直两脚。叉手双虚托,叉手相交,向上托空三次,或九次。低头攀足频。以两手向前攀脚心十二次,乃收足端坐。以候逆水上,候口中津液生,如未生,再用急搅取水,同前法。再漱再吞津,如此三度毕,神水九次吞,谓再漱三十六,如前,口分三咽,乃为九也。咽下汩汩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讫,摆肩并身二十次,及再转辘轳二十四次。发火遍烧身。想丹田火自下而上,遍烧身体,想时,口鼻皆闭气少顷。邪魔不敢近,梦寐不能昏。寒暑不能入,灾病不能迍,子后午前作,造化合乾坤。循环次第转,八卦是良因。其法于甲子日夜半子时起,首行时口中不得出气,唯鼻中微放清气。每日子后午前各行一次,或昼夜共行三次,久而自知蠲除疾病,渐觉身轻,能勤苦不怠,则仙道不远矣。导引歌诀:水潮除后患平明睡起时,即起端坐,凝神息虑,舌抵上腭,闭口调息,津液自生,渐至满口,分作三次,以意送下。久行之,则五脏之邪火不炎,四肢之气血流畅,诸疾不生,久除后患,老而不衰。决曰:津液频生在舌端,寻常救咽下丹田,于中畅美无凝滞,百日功灵可驻颜。起火得长安子午二时,存想真火自涌泉穴起,先从左足行,上玉枕,过泥丸,降入丹田,三遍;次从右足,亦行三遍;复从尾闾起,又行三遍。久久纯熟,则百脉流畅,五脏无滞,四肢健而百骸理也。决曰:阳火须知自下生,阴符上降落黄庭,周流不息精神固,此是真人大炼形。梦失封金匮,欲动则火炽,火炽则神疲,神疲则精滑而梦遗也。寤寐时调息神思,以左手搓脐二七,右手亦然,复以两手搓胁,摇摆七夕,咽气纳于丹田,握固良久乃止,屈足侧卧,永无走失。诀曰:精滑神疲欲火攻,梦中遗失致伤生,搓摩有诀君须记,绝欲除贪最上乘。形衰守玉关,百虑感中,万事劳形,所以衰也,返老还童,非金丹不可,然金丹岂可易得哉!善摄生者,行住坐卧,一意不散,回守丹田,默运神气,冲透三关,自然生精生气,则形可以壮,老可以耐矣。诀曰:却老扶衰别有方,不须身外觅阴阳,玉关谨守常渊默,气足神全寿更康。鼓呵消积聚,有因食而积者,有因气而积者,久则脾胃受伤,医药难治。孰若节饮食,戒嗔怒,不使有积聚为妙。患者当正身,闭息鼓动胸腹,俟其气满缓缓呵出。如此行五、七次,便得痛快即止。诀曰:气滞脾虚食不消,胸中鼓闷最难调,徐徐呵鼓潜通泰,疾退身安莫久劳。完礼治伤寒,元气亏弱,腠理不密,则风寒伤感。患者端坐盘足,以两手紧兜外肾,闭口缄息,存想真气自尾闾升,过夹脊,透泥丸,逐其邪气。低头屈抑如礼拜状,不拘数,以汗出为度,其疾即愈。诀曰:跏趺端坐向蒲团,手握阴囊意要专,运气叩头三五遍,顿令寒疾立时安。叩齿牙无疾,齿之有疾,乃脾胃之火熏蒸,每侵晨睡醒时,叩齿三十六遍,以舌搅牙龈之上,不论遍数,津漱满口,方可咽下。每作三次乃止。凡小解之时,闭口咬牙,解毕方开,永无齿疾。诀曰:热极风生齿不宁,侵晨叩漱自惺惺,若教运用常无隔,还许他年老复丁。升观鬓不班,思虑太过,则神耗气虚血败而班矣。要以子午时,握固端坐,凝色绝念,两眼令光上视泥丸,存想追摄二气,自尾闾间上升下降,返还元海。每行九遍,久则神全气血充足,发可返黑也。诀曰:神气冲和精自全,存无守有养胎仙,心中念虑皆消灭,要学神仙也不难。运睛除眼翳,伤热伤气,肝虚肾虚,则眼昏生翳,日久不治,盲瞎必矣。每日睡起时,趺坐凝思,塞兑垂帘,将双目轮转十四次,紧闭少时,忽然大瞪。行久不替。内障外翳自散,切忌色欲并书细字。诀曰:喜怒伤神目不明,垂帘塞兑养元精,精神气化神来复,五阴阴魔自失惊。掩耳去头旋,邪风入脑,虚火上攻,则头目昏旋,偏正作痛,久则中风不语,半身不遂,亦由此致。治之须静坐,升身闭息,以两手掩耳,折头五、七次,存想元神,逆上泥丸,以逐其邪,自然风邪散去。诀曰:视听无闻意在心,神从髓海逐邪氛,更兼精气无虚耗,可学蓬莱境上人。托踏应轻骨,四肢亦欲得小劳,譬如户枢终不朽,熊鸟演法,吐纳导引,皆养生之术也。平时双手上托,如举大石,两脚前踏,如履平地,存想神气,依按四时,嘘呵二七次,则身轻体健,足耐寒暑。诀曰:精气冲和五脏安,四肢完固骨强坚,虽然不得刀圭饵,且住人间作地仙。搓涂自美颜,颜色憔悴,所由心思过度,劳碌不谨。每晨静坐,闭目凝神,存养神气,冲胆自内达外,以两手搓热,拂面七次,仍以津液涂面,搓拂数次。行之半月,则皮肤光润,容颜悦泽,大过寻常矣。诀曰:寡欲心虚气血盈,自然五脏得和平,衰颜仗此增光泽,不羡人间五等荣。,闭摩通滞气,气滞则痛,血滞则肿,滞为之患,不可不慎。治之须澄心闭息,以左手摩滞七七遍,右手亦然,复以津涂之。谨行七日,则气血通畅,永无凝滞之患,修养家所谓干沐浴者,即此意也。诀曰:荣卫流行不暂休,一才凝滞便堪忧,谁知闭息能通畅,此外何须别计求。凝抱固丹田,元神一出便收来,神返身中气自回,如此朝朝又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此凝抱之功也,平时静坐,存想元神,入于丹田,随意呼吸,旬日丹田完固,百日灵明渐通,不可或作或辍也。诀曰:丹田完固气归根,气聚神凝道合真,久视定须从此时,莫教虚度好时光。淡食能多补,五味之于五脏,各有所宜,若食之不节,必至亏损,孰若食淡,谨节之为愈也。然此淡,亦非弃绝五味,特言欲五味之冲淡耳。仙翁有云:断盐不是道,饮食无滋味。可见其不绝五味。淡对浓而言。若膏粱过度之类,如吃素是也。诀曰:厚味伤人无所知,能甘淡薄是吾师,三千功行从兹始,天鉴行藏信有之。无心得大还,大还之道,圣道也;无心者,常清常静也。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何圣道之不可传,大还之不可得哉!《清静经》已备言之矣。修真之士,体而行之,欲造夫清真灵妙之境,若反掌耳。诀曰:有作有为云至要,无声无臭语方奇,中秋午夜通消息,明月当作造化基。却病八则,平坐,以一手握脚指,以一手擦足心赤肉,不计其数,以热为度,即将脚指略略转动,,左右两足更手握擦,倦则少歇。或令人擦之,终不如自擦为佳。此名涌泉穴能除湿气固真元。临卧时坐于床,垂手解衣闭息,舌柱上腭,目视顶门,提缩谷道,两手搓摩两肾腧各一百二十。多多益善,极能生精固阳治腰痛。两肩后小穴中,为上元六合之府,常以手捏雷诀,以大指骨曲按三九遍。又搓手熨摩两目颧上及耳根,逆来发际各三九,能令耳目聪明,夜可细书。并足壁立向暗处,以左手从顶后紧攀右眼,连头用力反顾亮处九遍,右手亦从顶后紧攀左眼,扭顾照前。能治双目赤涩火痛,单病则单行。静坐闭息,纳气猛送下,鼓动胸腹,两手作弯弓状,左右数四,气极满缓缓呵出五七,通快即止。治四肢烦闷,背急停滞。覆卧去枕,壁立两足,以鼻纳气四,复以鼻出四,若气出之极,合微气再入鼻中,勿令鼻知。除身中热及背痛之疾。端坐伸腰,举左手抑掌,以右手承右胁,以鼻纳气,自极七息,能除淤血结气;端坐伸腰,举右手抑掌,以左手承左胁,以鼻纳气,自极七息,能除胃寒食不消。凡经危险之路,庙貌之间,心有疑忌,以舌抵住上腭,咽紧一、二遍,左手第二指按鼻孔中间所隔之际,能遏百邪,仍叩齿七遍。

贵州省威宁县冷谦后裔冷贤勇收集整理

(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冷氏网—中华冷氏宗亲网   

GMT+8, 2019-3-26 00:49 , Processed in 0.0146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Leng! X3.2

© 2015-2016 Leng.org.c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