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冷氏网—中华冷氏宗亲网

查看: 983|回复: 0

花木兰冷恩成的传奇人生

[复制链接]

752

主题

792

帖子

5741

积分

冷氏族人

积分
5741
发表于 2021-5-31 15: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81116220434201684.jpg
苦难童年
       冷恩成,1924年8月13日(农历)出生,系山东省胶县庸生区李家河头村人(现属胶州市胶北镇)。她无兄弟,姐妹4人数她最小。因家境贫困生活无着,大姐、二姐未到结婚年龄即相继出嫁,三姐也为生活所迫,被父母以三斗高粱忍痛卖到东北。这时,家里只有父母和冷恩成3人,但生活仍难维持。冷恩成9岁那年,父亲在贫病交加中去世。
       父亲死后,冷恩成母女生活更加困难,靠糠菜勉强度日。为讨生计,她随母亲到青岛打了1年短工。10岁那年,冷恩成又和母亲一起回乡,给本村一户魏姓人家放牛兼做短工,母亲则靠帮人家干些零活得到点报酬。母女2人就这样相依为命,一直熬到来了八路军、共产党。
化装参军
       1938年 1月,日寇侵占了胶州。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开始在胶北组织人民群众进行抗日活动。从小就着男装的冷恩成(村里有些人称她假小子),于1939年加入了儿童团,不久,又当了民兵,在村里进行秘密活动。
       1940年12月,年仅16岁的冷恩成,女扮男装正式参加了北都区区中队,当了通讯员。1942年,由县委组织部长戚耕民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她工作积极,大胆泼辣。同年4月,被分配到胶县公安局任反特队队长。
       1943年8月,冷恩成改任二区特派员(排级)。期间,她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曾多次主动要求并圆满完成了一些艰巨而重要的任务。一天夜里,冷恩成获悉有几个匪徒住在小王戈庄村,立即同区中队的袁桂欣等队员一起,于拂晓前赶到该村。冷恩成踏着袁桂欣的肩,爬上墙去,跳进匪徒住户的院中,敞开大门,战士们一齐冲进院内。此时,屋内的匪徒狗急跳墙,砸破后窗,仓惶逃跑。冷恩成等人紧追不舍,追至陈家泊子,终于将一个作恶多端的匪徒擒获,交给上级处决了。1944年,冷恩成在闸子的一次战斗中负伤,因女扮男装在外养伤不便,经领导批准,回家休息治疗。同年12月,戚耕民牺牲,冷恩成与党失去联系。
重新入伍
       在1947年春季大参军时,冷恩成再次入伍。次年,经北都区武装部长倪清堂介绍,又重新入党。在部队中,先后任班长、代理排长、文化干事、区队长等职。
       冷恩成在部队工作大胆泼辣,完成任务积极主动,在战斗中和大家一起冲锋陷阵,并总是跑在前头。由于她作战勇敢顽强,表现突出,被评为战斗模范,在徐州召开的评功授奖大会上,荣获两枚奖章。
改换女装
       冷恩成在多年的部队生活中女扮男装,并非没有困难。战友们根据她一贯独自上厕所、集体睡觉不脱衣服、从不和别人一起洗澡等特点,对她究竟是男是女,多有怀疑。有一战友在闲聊时,半开玩笑地对她说:“冷排长,你是不是女的?”她微笑着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是女的,请你给我找个婆家吧。”惹得大家笑了一场。由于她身强力壮,性格泼辣,经常跟男性战友一起上操、打球、玩扑克,甚至掰手、摔跤也不示弱。她的举止行动、音容笑貌也颇像男子,久而久之,战友们也就不在意了。
      1948年4月,冷恩成随大军南下。来到长江北岸时,她身患疟疾,病还未愈即要求参加渡江作战。一天夜里,在江北岸边的战斗潜伏中,她正来例假,因潮受凉而晕倒,被抬到医院治疗时,暴露了性别。从此,在部队隐瞒了多年女儿身的冷恩成,不得不留起了长发,改着女装,战友们亲切地称她为“今日花木兰”。
       冷恩成改归女兵以后,从1948年11月至1953年期间,先调胶东军区后勤部卫生训练大队任中队长,后又调胶东军区文化学习大队及山东军区国防建筑工程指挥部学习与工作。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和工作锻炼,她提高很大。仅在童年上过半年私塾的冷恩成,文化程度达到了高小毕业水平,领取了由工程指挥部政治部颁发的结业证书。
转业之后
       1954年3月,冷恩成转业到日照县工作。先后在县公安局任过户籍员、预审员;在县文化科任过办事员。1960年4月,调县体委工作,兼任县女子篮球队队长。年已40岁的她以身作则,带领女篮队员刻苦训练,坚持不懈,曾多次到地区参加比赛,5次荣获冠军。
       1967年7月以后,冷恩成曾任日照县革委委员、县革委政工组组长。1975年6月,又调回县体委任副主任,具体主持体委工作。由于她业务熟,懂技术,又大胆泼辣,工作很出色,使日照县的体育工作发展很快,并且,还多次为省、地输送优秀运动员,辛敏(女)、王胜朋是其中的佼佼者。
       冷恩成终生未嫁,晚年收养其大姐之子为养子。1985年2月21日(农历),冷恩成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不幸辞世,终年61岁。日照县体委和公安局为她召开了追悼会,并赠送了花圈。按其遗嘱,将她的骨灰送回故里——胶州市胶北镇李家河头村安葬。
                                                                                                                                   (中共胶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冷氏网—中华冷氏宗亲网   

GMT+8, 2021-10-22 21:57 , Processed in 0.05917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Leng! X3.4

© 2015-2016 Leng.org.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