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冷氏网—中华冷氏宗亲网

艺术家冷林

2012-4-19 23:44| 发布者: 冷云龙| 查看: 1533| 评论: 0|原作者: 冷家云龙

摘要: 中文名: 冷林 出生地: 北京 出生日期: 1965年 职业: 艺术家 毕业院校: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 一、人物简介   1965年生于北京,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学士学 ...

中文名: 冷林
出生地: 北京
出生日期: 1965年
职业: 艺术家
毕业院校: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

一、人物简介

  1965年生于北京,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学士学位;1993 年获该系硕士学位。北京公社创始人及现任主持,著名美国画廊PaceWildenstein的北京分支Pace Beijing总裁。

 

  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研究》编辑、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助理研究员。从1994年开始,他全面涉足当代艺术领域,分别扮演过艺术评论家、策划人、艺术市场化和商业化的推动者等多重角色;是中国本土最重要的艺术评论家及艺术策划人之一,在海内外撰写了很多评论文章,其中在对90年代中国艺术的理论概括与分析中创建性提出的“是我”概念尤为引人注目;他曾经举办过颇有影响的《世说新语》和《是我》等展览;并在96、97年开创性地组织了两次中国当代艺术的拍卖,为中国当代艺术全面市场化奠定了基础。

 

  拥有印象派、早期古典绘画大师作品最多的私人艺术机构,同时藏有毕加索、考尔德等众多现代主义大师的作品,又是美国波普艺术的重要推手,所有这一切让来自纽约的PaceWildenstein被称为“帝国画廊”。2008年,PaceWildenstein将其第一个分支机构设在了北京—2000万美元投资,占地3000平方米的Pace北京将成为798最大的画廊之一。 圈地、赚钱,还是一起将市场做大?《芭莎男士》独家走进Pace北京,为你展示世界顶级画廊与798本土力量的激烈碰撞。 2008年6月,在北京798一排锯齿形的厂房里,几个工人正用锤子敲击暖气管,上世纪60年代旧工厂留下的暖气管没有获得新主人的欢迎,明天,它们将被拆除,所在的位置将变成干净空荡的墙壁,然后被挂上价值连城的画作,比如张晓刚的“肖像”,村上隆的“娃娃”。 新主人叫Pace(PaceWildenstein),来自纽约,无名的厂房也将更名为Pace北京。 两个月后的8月2日, Pace北京开幕首展“Encounter”在这个空间匆匆开幕。尽管刚装修的刺鼻味道还未散去,附近未完工的道路还时常扬起尘埃,但PaceWildenstein代理的众多大牌艺术家的光彩亮相很快掩盖了这一切:美国艺术国家奖章获得者Chuck Close、亚洲知名艺术家村上隆、张洹、张晓刚等悉数亮相,798已经很久未迎来这样一场有面子、有实力的展览了。 官方的新闻稿说,“Encounter”展的开幕标志着Pace北京将中国以及亚洲艺术同国际艺术整体环境相连接,同时也表明PaceWildenstein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肯定和信心。 当然,业界更津津乐道的是Pace北京的投资。坊间的消息称,此次PaceWildenstein为Pace北京投资了近2000万美元,拿下798中心地带的这片厂房区,这也是目前798艺术区仅剩的一片完整地块。锯齿房是包豪斯代表建筑,房屋宽敞,屋顶为半弧形,外观看呈锯齿状,因其天窗朝北,光线不会直接射入,因此适合做画廊。圣地亚哥现代美术馆和Andy Warhol美术馆设计师Richard Gluckman则负责其空间设计。

 

  Pace北京是PaceWildensein全球的第一家“分店”。在美国,PaceWildensein因其规模庞大,员工众多,代理多位世界级的现当代艺术家,因此被称为“帝国画廊”。

 

  这间画廊的辉煌历史开始于其在波士顿成立后不久。20世纪60年代,创始人Arne Glimcher在波士顿举办了名为“Stock up for the Holidays”的波普艺术展,Andy Warhol、Roy Lichtenstein、Claes Oldenburg等艺术家都参加了这次展览,这也是当时在纽约以外举办的第一个波普艺术展。几年后,Pace画廊迁往纽约,并在80年代早期成为具有国际声望的顶级现当代艺术画廊。1993年,Pace与一家当时已有118年历史,藏有16世纪至19世纪印象派时期许多名作的著名老牌画廊Wildenstein & Company联合,由此组建如今的PaceWildenstein。

 

  对Pace进入北京798带来的影响,冷林的观点是:一个大型的国际画廊进入中国是对中国近30年来当代艺术发展的肯定,同时也是对中国艺术市场的肯定;其次,作为一个有多年经营历史画廊,Pace北京会给中国的画廊的专业化树立典范。

这排锯齿形房子就是Pace北京所在地

冷林是北京公社(画廊)的主持人,艺术家张晓刚的经纪人,国内顶尖的策展人和评论家。现在,他多了一个新身份:Pace北京总裁。

  一个本土操盘手与一个国际艺术大鳄联手,这在798乃至中国当代艺术界也算是标志性事件,但冷林向《芭莎男士》透露的信息也只是点到为止,“两年多前我和Pace开始联系,中间与PaceWildenstein主席亚尼·格立姆谈了很多次,今年初做了最终决定。”

 

  40出头的冷林身材匀称、气质出众,名牌西服和衬衫显示出艺术圈难见的职业风范。对任何涉及Pace北京运作的实质性问题,他也会以非常职业的微笑迅速带过。比如对他与PaceWildenstein接触的细节,他只愿做最笼统的解释,“真谈不上谁找谁,Pace在寻找中国最出色的艺术家,而我在为中国最出色的艺术家寻找最出色的画廊,这样就使得我们撞在一起了。”

 

  最先报道PaceWildenstein进驻北京的《纽约时报》也没有透露太多信息:5年前PaceWildenstein就有开设分馆的计划,一直到两年前才找到冷林,后又通过对香港、上海、东京等多个亚洲城市考察,最终把目的地选在北京798。

 

  以北京为中心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持续走强是吸引PaceWildenstein的重要原因。仅2007年,拍卖价格超过千万元的中国当代作品就达67件,成交价格达15亿元,中国艺术品在全球拍卖市场上的总成交额更高达236.9亿元,比2006年增长29.1%,中国已经成为美国和英国之后全球第三大艺术市场。

 

  冷林是中国当代艺术裂变十年的见证者之一。他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在中央美院学习美术史,读研究生时,他前后届的同学方力钧、刘小东、赵半狄已经小有名气,而冷林通过艺术评论家的身份与当代艺术产生了紧密关系,并率先将张晓刚等艺术家带到国际舞台,也因此积累了深厚人脉。

 

  1995年,冷林担任当年刚成立的“中商盛佳”(现改名为中贸圣佳)拍卖行副总经理,并在此后两年策划了改革开放以来最早的两场“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会。1998年,冷林策划的“是我!—90年代艺术发展的一个侧面”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太庙大殿展出,但展览在开幕前突然因“手续不全”而停办,冷林也于2000年去了柏林。

 

北京公社“寻找艺术”展览现场

 

  就在他离开中国的那两年,北京一个叫798的地方开始受到关注。2000年12月,原798厂等6家单位整合重组为北京七星华电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由于对原六厂资产进行了重新整合,一部分房产被闲置下来并陆续出租。2002年2月,在中国做艺术网站的美国人罗伯特租下了这里120平方米的回民食堂,改造成前店后公司的模样。一些与他交往的艺术家、经纪人也先后看中了这里宽敞的空间和低廉的租金,纷纷租下厂房作工作室或展示空间,北京798由此形成。到2008年年中,北京798以及附近的草场地、费家村地区已经聚集了近400家以画廊为主的艺术机构,其中包括Pace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等近50家国际艺术机构的北京分部。

  2002年年底,冷林回到北京,尽管此前他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进程中的重要角色,但错过了最关键的起步阶段,他在此后几年都未获得发展机会。据艺术圈有关人士回忆,冷林最初从德国回来时,留给人们的印象是在艺术论坛上独到犀利的发言,后来他一直在798附近找空间,却因种种原因始终未能如愿,期间策划了几个展览,也是要么夭折要么反响平平的结局。3年后,他才创建了自己的空间“北京公社”—他试图建立起一种推动当代艺术的新模式—一种介于博物馆和画廊之间的新空间。

  冷林的海外资源为他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而过去的人脉则保证了他能操作最一流的展览。独特、大手笔、魄力成为“北京公社”展览的代名词。比如他为岳敏君策划的个展“寻找艺术”,整个展览只有一件作品,而冷林为了这件作品,拆掉了“北京公社”一半的屋顶,以让自然光喷洒的光影均匀。

  “事实上,因为我有很长时间的积累,所以我的展览会有人支持,要不然我没法这么干。”冷林说。他2005年在“北京公社”的开幕展“现实主义游戏”是诺顿软件总裁赞助的,第三个展览“只有一面墙”的赞助人是乌里·希克(瑞士收藏家,“中国当代艺术奖”发起人),而美国画商Max Protetch则是力挺他的多年好友。

  而如今出任Pace北京总裁,冷林表示也将像经营“北京公社”一样去经营Pace北京。“Pace不会与本土画廊产生太大的冲突,也不会有恶意竞争的问题出现。”冷林强调,Pace北京的到来,一方面是对中国经济与艺术市场的肯定,另一方面是为国内不专业的画廊树立表率。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冷氏网—中华冷氏宗亲网   

GMT+8, 2019-3-26 00:33 , Processed in 0.01521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Leng! X3.2

© 2015-2016 Leng.org.cn

返回顶部